深圳DBA研究生报考条件:人生不仅仅是活着

发布时间:2021-01-05      来源:DBA

人生不仅仅是活着


深圳DBA研究生报考条件,在职DBA报考资格,dba价格学费 

法国尼斯大学DBA带您走进商海创思,

借鉴、评判、批驳、凝练与创造....

图片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

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

  

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

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

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我最后的祝福是要给那些人—— 
他们知道我不完美却还爱着我。

  

有时候爱情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

而是因为相信才看得到。


图片


泰戈尔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1861年—1941年),印度著名诗人文学家社会活动家哲学家和印度民族主义者。1913年,他以《吉檀迦利》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亚洲人。他的诗中含有深刻的宗教和哲学的见解,泰戈尔的诗在印度享有史诗的地位,代表作《吉檀迦利》、《飞鸟集》、《眼中沙》、《四个人》、《家庭与世界》、《园丁集》、《新月集》、《最后的诗篇》、《戈拉》、《文明的危机》等。

 

1861年5月7日,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出生于印度加尔各答一个富有的贵族家庭。由于是父母最小的儿子,拉宾德拉纳特被家人亲呢地叫做拉比,成为家庭中每个成员钟爱的孩子,但大家对他并不溺爱。小拉比在加尔各答先后进过四所学校,虽然他对这四所学校都不喜欢,但他在长兄和姐姐的监督下受到良好的教育。

 

1878年,他遵照父兄的竞愿赴英国留学,最初学习法律但他不喜欢法律,于是转入伦敦大学学习英国文学,研究西方音乐。1880年回国,专门从事文学创作。

 

1905年以后,民族运动进入高潮时期,孟加拉人民和全印度的人民都起来反对孟加拉分裂的决定,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泰戈尔毅然投身于这个运动,充满激情的爱国营人义愤填庸,写出了大量的爱国主义诗篇。但是,没有多久,泰戈尔就同运动的其他领袖们发生了意见分歧。他不赞成群众焚烧英国货物,辱骂英国人的所谓“直接行动”。他主张多做“建设性的”工作,比如到农村去发展自己的工业,消灭贫困与愚昧等等。但部分群众不接受他的意见,由于失望,他便退出运动。从此以后,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他过着远离现实斗争的迟隐生活,埋头于文学创作。

 

1915年,他结识了甘地。这是印度历史上两位巨人的会面。他同印度国大党早就有联系,还出席过国大党的代表大会。但是,他同国大党的关系始终是若即若离的。他同甘地,有很真挚的私人友谊。但是,他对甘地的一些做法并不赞同。这两个非凡的人物并不试图掩盖他们之间的意见分歧。同时从道义上和在社会活动中,他们总是互相尊重,互相支持。

 

1924年,他访问了中国。他从年幼时起就向往这个古老而富饶的东方大国,并且十分同情中国人民的处境,写文怒斥英国殖民主义者的鸦片贸易。这次访问终于实现了他多年的愿望。


1930年,泰戈尔访问了年轻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他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使他极为振奋,兴之所至,写成了歌颂苏联的《俄罗斯书简》一书。虽然他对社会主义不能充分了解,但是他向往这个崭新社会,想把这个神奇的世界搬到印度人民中间去。

 

1934年,意大利法西斯军队侵略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泰戈尔立即严厉谴责。1936年,西班牙爆发了反对共和国政府的叛乱,他站在共和国政府一边,明确反对法西斯头子佛朗哥的倒行逆施。1938年,德国法西斯侵略捷克斯洛伐克,他写信给在那儿的朋友,表示对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关怀和声援。1939年,德国法西斯悍然发动世界大战,他又应欧洲朋友之道,撰文怒斥德国“领袖”的不义行径。

 

1941年8月6日,泰戈尔在加尔各答祖居宅第里平静地离开人世,成千上万的市民为他送葬。


图片


人生不仅仅是活着

的确,“人不会感觉到理性意识的要求而只会感觉到动物性的自我要求”的事实,也可以说是“一个人若将理性集中于加强动物性欲望的方面,所得到的结果是受到动物性欲望的支配,因而对于人的真正生命就不会考虑到”。这也是繁茂的恶德的杂草会压坏了真正的花草嫩芽。

 

现代的世界若无这种状况,似乎反而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个人的人格的最高成就也是将动物性的自我要求全盘性地扩大”、“民众的幸福也是民众具有很多欲望且能够满足这些欲望的状态”、“人的幸福也是能够满足人的欲望之意”,例如这些说法都是过去很多社会上的指导者公开表示的,而现代世界上仍有人这样认为。

 

受到这种教导的现代人必定会说“我们不会感觉到理性意识的要求,可是,会感觉到动物性的自我要求”。如果不会说这样的话,反而显得不自然,由于这些人把理性集中于自己的欲望的家庭,所以,这些人绝不会感觉到理性的要求,他们是一心一意使生活中充满了动物性的欲望,当然,他们也不会舍弃自己的动物性欲望。

 

现代人经常会说“要舍弃动物性的自我本身是办不到的事”。这些人也许故意将问题夸大其词,比方说,“必须使动物性的自己服从于理性的意识”的一句话当作“必须舍弃动物性的自己”的错误解释。

 

他们又会说“那是不自然的事,也可说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并没人说过“必须舍弃动物性的自我本身”。对理性者而言,动物性的自我本身是不可缺少的。要维持动物的生命时,呼吸运动或血液循环是不可缺少的,同样的理由,理性者也不可缺少动物性的自我本身。我深信没有人敢对自己说“赶快停止血液循环”,也不会对动物说“停止血液循环”,由于这种话是无益的,同样的理由,也不应对理性者说“舍弃动物性的自己”,由于动物性的自己是理性者的生活上不可缺少的条件,这正如血液循环是维持动物生命所不可缺少的。

 

动物性的自我本身不会将要求特别扩大地提出。倘若特别扩大地将动物性的自我要求提出,这就很明显地是朝向错误方向的理性。并非引导生活的理性,也非使生活更舒适的理性,而是煽动动物性欲望的理性。

 

“动物性的自我”的正当又自然的要求经常单独被满足,换言之,人丝毫不需考虑着“今天是否必须饮食”或“今天要吃什么、穿什么”。只要人过着理性的生活,这些要求很自然地就被满足,这正如空中的鸟或山野的花草很自然地会获得满足。实际上,有理性者又有谁敢相信“只要满足了动物性的自我要求,就可解除自己生存的痛苦”。

 

人的生存的凄惨并非人做了“个体的肉体存在”后才产生的,而人本身的个体的生存就是人生且被感觉是幸福,因而才产生的。在人的脑子里所产生的矛盾、分裂、痛苦是将人生视之为幸福所致。

 

也可以说,让动物性的自我要求无限制地扩张,很自然地将自己的理性力量集中,结果,无法应付理性的要求,此时,人类就会产生痛苦。

 

动物性的自我本身是不能舍弃的,也没有舍弃的必要,这正如人不能舍弃人的生存条件,也没有舍弃的必要。可是,人类不能将生存条件视之为人生,由于这些生存条件是可利用的,必须要善加利用,但是,却不可将生存条件当作人生目的来考虑。人类所应舍弃的并非动物性自我本身,而是动物性的个人幸福。人类不可将动物性的生存视之为人生,如此才能确立理性与个体的正当关系,也只有这样,人类才能获得也就是人生目的的真正幸福。

 

“将动物性的生存当作人生来考虑的做法,也就是否认生命、人生”、“舍弃动物性的个人幸福才是获得生命的惟一之道”,以上的这种说法乃是自古人类的伟大指导者们所给予人类的训言。

 

对于这些训言,现代人却批评着——“可是,这又算什么?难道这就是佛教吗?涅盘只是立足于柱子上而已”,如此地说着,似乎他们很理解的样子,可是,对于大家很了解的事或不想了解却不得不了解的事,这些人似乎很巧妙地推翻了。

 

这些人说着“那就是佛教,就是涅架”!而且又会令大家感觉到似乎把大家所想的事很轻易地推翻了,也是对于大多数人过去所承认而如今也承认且大部分人很理解的事——即“动物性的生活会带来破灭且毫无意识”的事实,以及“想要脱离这种会带来破灭又无意义的生活时,必须舍弃个人幸福”,这些人似乎将它轻易地推翻了。

 

“舍弃动物性的个人幸福才能获取真正的生命”,大部分的人类对于人生就存有以上的想法,现在也有这样的想法。古代伟大的圣贤们也是将人生作了以上的看法。所以,对人生就无法作另一种看法。虽然如此,可是,一些现代人却满不在乎地主张着这种人生观念的看法是一种错误。这些人相信着“人生的一切问题虽然不能圆满地解决,可是,电话机、细菌学、电灯、无烟火药等等都已出现而会来圆满地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对于“舍弃动物性的个人幸福”想法,只认为是古人的无知。

 

实际上,这些现代人也不仔细地思虑——由于舍弃个人的幸福而将进入涅架寂静境地,因而数年来却以一只脚立足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印度人——乘坐火车至世界各角落活动,而在电灯光线下,将自己畜生般的姿态暴露于世界人士的眼前,又以电信、电话来自我宣传的现代欧洲社会中的野兽化现代人。

 

这些印度人早已感觉动物性的生活与理性的生活之间有矛盾的存在,因而想以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些矛盾,可是,文明社会的现代人反而不知这个矛盾,不但不知,也不想相信这种矛盾的存在。“人的生命并非人的个体的生存。”这是人类数千年的精神劳动下所获得的一句话,而这句话也是人在灵魂中所了解的真理。和地球的自转或引力的法则同样的,这是毫无疑问的真理。无论学者或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无论男女老幼,总之,正常者就能理解这个真理。不理会这种真理者是非洲或澳大利亚未开发的原始人,以及居住于欧洲各大都市而回复为未开发的原始人之富裕阶层者。这个真理如今成为人类的资产。倘若人类在机械学、代数学、天文学等知识方面毫无退步,则人类在生命定义的根本的知识方面也不会退步。对于人类经过数千年的生活才获得的事人类不可能会遗忘,也不可能从意识中消失。现代欧洲社会的科学就把生命视之为个体的生存,那种古老又野蛮的观念必须想尽方法来复兴,可是,这种尝试只会将人类理性意识的成长更明显地表示出来而已。这正如由于小孩已长大,因而原本能穿的衣服如今却穿不下了。对于社会的自杀行为也曾经进行哲学性的考察,而其自杀的比例增加,由此可见,人类对于已经毕业阶段的意识是无法回复的。

 

就是说,人类将人生视之为个体的生存的阶段已经结束,因而不能回复至这种人生观,同时,也无法忘记人的个体的生存是毫无意义的事实。我们在谈话、写字发现某东西后而来改良我们动物性的生活时,总是无法获得个人的幸福,现代理性者都知道这个事实,这称得上是真理的。

 

“虽然如此言之,地球仍然在转动。”问题不在于推翻伽利略或哥白尼的地动说,而是来发现新的天动说之意。地动说如今已成了全人类共同的意识,所以,必须研究地动说而使之更发展,以便找出更杰出的理论,这才是重要的。对于婆罗门教徒、佛陀、老子、所罗门、斯多亚学派的哲学家们以及所有的思想家们所说的“想要获取个人的幸福是不可能的”问题,也可有同样的说法。人类对于这个说法,不可不知,也不可不看清,应明了地理解这句话,才可再进一步寻得结论。

深圳DBA研究生报考条件,在职DBA报考资格,dba价格学费 


尼斯大学DBA在职博士课程介绍




尼斯大学DBA教学针对的是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并且已经掌握一定管理理论的高级管理人员,通过尼斯DBA的学习,系统地表达出自己在工作中的不同视野和独特思想,并与更多的精英人才交流与分享,从而使自己的管理理念得到更新与升华。



尼斯大学DBA培养目标是传授学员如何对管理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方法。 通过理论学习,学员可以不断的产生新的想法,并且以严谨科学的方式表达出来;通过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完善个人在管理领域的价值,最后成就源于自身管理实践,同时可传承与延续并被世界管理体系所认可的管理理论。


课程特色



NICE-DBA项目依托世界500强一流公立大学——尼斯大学和交通大学的优质教学体系,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及战略高度,实战中的管理家!


从实践到思想——成就您自己的管理理论;


从理论到实践——构建您自己的管理体系。


四个专业性方向,海外师资直飞国内授课,3年即可申请欧洲名校DBA学位,全球认可。



尼斯大学DBA项目,是全法知名的IAE学院推出的工商管理博士项目,作为中、法两国教育部认可的法国第二大国立综合高等教育机构,利用自身丰富的教学资源,国际平台与网络,为中国和亚太地区的企业和机构提供高端的管理博士学位课程。


尼斯DBA入学前就要求学生选择一个研究课题,并且课题都是紧密结合工作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这类研究和学习不仅能够帮助管理者梳理自己的管理学思想,还能够帮助企业应对挑战与革新带来的压力,抓住前沿技术及最新信息带来的商机,这对学习者及其所在的企业都具有很大的价值。


学习安排




上课时间:一般为3年(不脱产在职学习)。


国内授课:首年每个月集中一次,利用双休日授课,具体上课时间以实际安排为准。


国外授课: 每年到法国尼斯大学集中授课一次,并参加论文工作坊及国际研讨会。时间为2-3周。


国内上课地点:深圳南山区香港科技大学产学研大楼


国外上课地点: 法国尼斯大学论文工作坊及国际研讨会地址另行通知。


成绩评核


DBA以个人结合小组作业的持续方式评核成绩。每门学科会要求学员定期完成指定的作业,包括个案分析及撰写报告探讨管理及商业的课题。


DBA学员在完成指定的学科后,需就选定的方向进行研究,并将研究成果撰写一份80000字到100000字的DBA博士论文。



论文指导


DBA论文研究题目的审评、研究工作及撰写过程的指导工作,由尼斯大学/或指定的中文教授负责。论文指导老师会通过会面、网上或其它沟通方式与学员紧密联系,以确保学员的论文工作符合大学要求的水平。


论文完成后,必须经指导老师审核及同意才正式缴交及参加口试答辩答辩通过后,由大学授以相应学位。


国际师资




学习过程中的中外方师资都由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等知名学府、法国尼斯大学教授、院长等共同担任,课程之余,每年8次论文指导工作坊滚动上课辅导学员能顺利通过答辩。



我们的愿景:

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及战略高度,实战中的管理家


我们的使命:

为您提供商界最inn的资讯,激发您闪亮的观点;


我们的分享:

与您分享各界最具影响的思想与观点;


我们的职责:

为尼斯DBA学员们提供最好的平台,一路陪伴!